一生只为富士山拍照

发布时间:2018-05-25 丨 阅读次数:

对于「欣赏美」这件事,日本人有自己深深的执念。

拿京都的红叶来说,往往一入初秋大家就会紧张兮兮地盯着官方通告,寺庙也每隔几天就通传一下叶子要红了吗,红了多少,气候、温差、光照和雨水如何,似乎整座城市都在焦躁着等待那个最佳赏枫时刻到来——在日本语中,称呼那个时刻为「红叶见顷」。

我一直以为,「见顷」时刻出现就表示枫叶已经红透了,此时去到寺庙应该能直接看到一片绚烂的红色树海。

可实际上,因为最艳丽的那一刻美景非常短暂,如果知晓了再前往很容易就错过,而且是无法被准确预报的。

所以真正的「见顷」,并不是给游客一个简洁高效的游览指南。指代的时刻是枫林初染,叶子一天天、一点点地慢慢变黄然后转为深红,整个过程既缓慢又细致,每一帧变化都有值得细细品味的美感。

640.webp (7).jpg

其中最棒的部分是,因为你确定地知道最美的时刻终将到来,但不知道是哪一天,哪一个瞬间,所以这个等待的过程也变得美好有趣起来。心被高高地悬起,往往返返,不愿意错过每一个变化。就像丰岛美术馆天顶上那些一颗颗悬而未落的水珠。

美好将至未至,这样的每一天都是见顷时刻。

640.webp (8).jpg

Yuga Kurita 也是一位非常有执念的日本摄影师,多年来他只为富士山拍照。

可是只是一座山,就像天上一成不变的月亮一样,而且太多人在拍了,到底能拍出多少与众不同的照片呢?

Yuga Kurita 的作品集,就是一份动人的答卷。

对他来说,观察富士山属于一段自我的「禅定」时刻。

透过集中注意力的耐心,高度的专注,就能够超越主/客二者之间的关系。「这也让我更懂得如何专注一件事,并且成为专家。」Yuga Kurita 这样说。

用许多许多年的时间,认真欣赏一座山。

富士山就像大自然中的天色光影一样,有自己奇妙的变化。

比如「Akafuji」现象,只会出现在每年夏末初秋之时,如果天气晴朗,清晨或黄昏暖洋洋的光辉会把整座山都染红。

人们还给特殊时刻的富士山起了不同的名字。

当日月光辉正好落在山顶时,光芒四射的太阳像一颗镶嵌在尖端的钻石,于是被称作「钻石富士山」,这样的瞬间每年最多只出现两次。另外,温柔皎洁的月亮则是「珍珠富士」。

像上面这张照片这样的「逆富士」,顾名思义就是湖面的倒影中也有一座完整的富士山。

还有不能不提的「笠云」,在秋冬时节十分常见,是富士山一顶独特的小帽子。

虽然看起来很安静的样子,但彼时山上一定是飓风大作。

环绕着团宠一样的富士山,周边地区中许多能看到山景的地方都被称作「富士见」。

Yuga Kurita 在这些地方环游,拍下娇羞的,凌冽的,被花、城市和湖海包围的富士山。

Yuga Kurita 曾经办过一场影像展「Sea Change」,选择摆在最显眼位置的一幅照片,是富士山放松的样子。

跟以往充满威严的男子气概不同,而是温暖,柔和,充满希望。

640.webp (38).jpg

将事物作为一个整体来看,他说,它们都是很美的,行星啦、生命啦… 但如果靠近看,行星不过是一个由尘土和岩石构成的世界。

生命的衍递也是一项艰辛的工作,日复一日,会感到疲倦,会迷失方向。你需要跟它保持距离,需要在中途停下来喘口气。

要了解这个世界有多美,就要像在远处看月亮一样看它。了解生命有多美,就要以逝去之人的观点居高临下来看它。

Ursula K. Le Guin《一无所有》

翻看这位专心致志的摄影师的作品集,会想起印象派大师皮耶尔·奥古斯特·雷诺阿说过的那句话:「一位画家一生都在画同一棵树。」

拥有自己最爱的一棵树、一座山或者一个行星,沉稳,心怀期待,耐心等待最美的那一刻来临。真是一种好棒的体验。

愿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命中的见顷时刻。

作者:星玫

来源:MorningRoc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