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费不菲却一座难求 付费自习室成创业新宠

发布时间:2019-10-22 丨 阅读次数:

“图书馆很难占到位子,家里学不下去,书店、咖啡厅里环境又太嘈杂。”王先生是一名“大龄考证青年”,白天在朝阳门附近上班,晚上需要找个不受打扰的安静环境好好看书学习。听说公司附近开起了一家付费自习室,立马开始了每天晚上的学习打卡。“在这里自习的小伙伴都很拼,坐在这儿就像是回到了十年前,回到了大学自习室里。”

  目前,北京市内的付费自习室已有20多家,其中一大半都扎堆在最近半年内开业,尽管如此,有些地区的自习室仍然会出现一座难求的局面。付费自习室安静沉浸的环境戳中了不少人的学习刚需,似乎正悄然成为又一个创业新潮流。

花钱买环境 单日卡售价近百元

  为了营造静谧的学习环境、提升注意力和学习效率,许多付费自习室采用密闭的暗室环境,一进去就感到一种肃静的氛围。几排长条形的桌子被隔档分成一个个宽约1米的小格子间,每个格子间里面都配有台灯、插座、置物台或是带锁的储物柜。有的自习室还提供类似学校图书馆里的大桌子,一张桌子两侧可以同坐6个人一起学习。

  瞄准复习备考、充电提升的市民对于学习环境的刚需,付费自习室也价格不菲。记者在团购平台上发现,北京地区付费自习室每小时的价格通常在10元左右,单日卡售价则在60元至90元不等。

  不过,许多自习室里长线备考的“回头客”都不少,自习室也都专门提供年卡、月卡、储值卡等各种促销手段,为长期学习的学员提供较大幅度的优惠。“我办了一张季卡来准备法律资格考试,总共花了2000元出头,平均每天才20多块钱,感觉很划算。”一名学员说。

学习劲头足 日均上座率过半

  “我们总共有45个座位,每天在座的都能保持在30个人左右,要是算总人次,一天能有五、六十人,周末有时候甚至能达到七、八十。”中关村一家自习室已经开业4个月,店里工作人员说,目前已经有了比较固定的学习人群。下午5时,记者在自习室里粗略数算,上座率大概有60%。

  安静的学习氛围、友好又互不打扰的学习环境之下,付费自习室很快就吸引了不少学员。大望路一家自习室的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了预约系统,每天早晨7点半学员开始在系统里预约当天的自习位置,到早上10点的时候,几乎所有座位都已经被订满了。朝阳门一家自习室是今年9月新开的,刚结束试营业的阶段,到了晚上快10点,几张桌子前仍然坐着8、9个正在认真学习的人。

  “自习室里面就像另一方天地,看到大家都在用功学习,我也不好意思偷懒。”小张去年经历了考研失败,今年准备再次为北大梦冲击一把,已经在中关村一家自习室里学习了两个多月的时间。“在这里学习时注意力很集中,两个小时的学习效果远远超过家里的半天甚至一天。”

  和小张有同样感受的人不在少数。记者在一家自习室门外的留言墙上发现,在这里学习的主要是准备考研、申请留学的大学生和复习考证的白领,不少纸条上都写着目标名校,或是托福、GRE、注册会计师、执业医师等考试的冲刺口号。留言中甚至还有少数“中考加油”“高三冲鸭”“期末考试年级前20”等字样,一些中学生也成了这里的“常客”。

学员变老板 自习室成创业新宠

  目前,北京地区大大小小的付费自习室已有20多家,其中一大半都是最近半年新开的。

  说起开办付费自习室的初衷,好几名创始人都曾有过一段在肆阅空间自习室学习的经历。肆阅空间是北京最早出现的付费自习室之一,去年5月开始营业。肆阅空间创始人何敬平说,最初想到要创办自习室,也是因为自己考证期间总是找不到一个能专心学习的地方。

  “最近半年里新开了有十多家,其中大概三分之二都是在我们这儿上过自习的人。”何敬平说。由于付费自习室在美团点评上还没有单独成为一种新的门类,所以大都暂时归为教辅、培训一类,创办者需要上传“教师”介绍和照片。看到许多照片,何敬平都觉得脸熟。“我觉得这是个好事,开自习室的人多,也说明愿意主动学习的人多起来了。”

  目前,市内大部分付费自习室集中在中关村、五道口、望京和大望路等学生和白领的聚集地。

  拥有2154万常住人口的北京从不缺少考生,且每年都会更新。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北京注册会计师考试的报考人数为15.3万,而今年报考司法考试的人数接近4万,是全国最大的独立考区。源源不断的考生,正是付费自习室的最大客源。不过,考生群体有限的消费能力,使得付费自习室的盈利面临考验。